登錄 注冊

柳惲《江南曲》譯文及鑒賞

時間:2020-04-22 文言文名篇 我要投稿

柳惲《江南曲》譯文及鑒賞

  《江南曲》

  南北朝:柳惲

  汀洲采白蘋,日落江南春。

  洞庭有歸客,瀟湘逢故人。

  故人何不返,春花復應晚。

  不道新知樂,只言行路遠。

  《江南曲》譯文

  一位婦人在水中小洲上采摘白蘋,江南的太陽暖暖的照在水邊。

  洞庭湖那邊有歸客回來,曾與夫君在瀟湘之畔遇見,為我捎來他的消息。

  思念的人為何至今還不歸來呢?白蘋花已掉落,又一個春天將要過去。

  歸客不說故人結交新歡之事,只說路途太遙遠難以返回。

  《江南曲》注釋

  汀(tīng)洲:水中小洲。

  白蘋(píng):水草名。谷雨時始生,夏秋間開小白花。

  日落:一作”日暖“。

  洞庭:湖名。在長江南岸,湖南省北部。

  歸客:歸鄉之人。

  瀟湘:水名,瀟水與湘水在湖南省零陵縣以西匯合,稱瀟湘,后亦可泛指湖南地區。

  故人:指女主人公的丈夫。

  春花:此指春天和白蘋,與首句的采蘋相應;春花一作”春華“。

  復應:又將。

  新知:指丈夫結交的新歡。

  《江南曲》賞析

  這是一首閨怨詩。詩的前二句描繪江南景致,點明時間,并引起下文,后六句寫女主人公偶遇歸客,向他詢問丈夫的情況。表達了一位江南女子對遠在他鄉的丈夫的思念和久不見其歸來的憂慮。全詩婉曲喜人,音節雅亮,借作問答,語言樸素。

  詩的開頭兩句由寫汀洲采蘋而帶出江南明媚的春色,筆墨寥寥而江南水鄉風物宛然可想。詩寫汀洲采蘋,大抵只是觸物起興,借以表達折芳寄遠、相思懷人之意,也就是說只是一個“興象”,而并非實寫。這兩句借采蘋起興寫相思之情,使讀者由芳草而想起美人,而江南如畫的春色無疑也給思婦和她的相思平添了一段風情。接下去兩句說有“歸客”從洞庭回來,帶來了“故人”的消息。

  思婦在剛聽到消息的時候,想必也曾感到一點安慰,但對于一個因為愛情而懷抱相思痛苦的人來說,這一點消息是足以激起更加強烈而不安的思念。以下四句便由此生發。這兩句寫“歸客”帶回“故人”的消息,只以一個“逢”字點出,寫得特別簡略,給讀者留下了想像的余地。詩寫“洞庭”、“瀟湘”,實指同一個地方,卻分開來寫,給行文增添了一點參差錯落;而這樣的表達,在字面上使讀者覺得好像是兩個不同的地方,詩意因此仿佛有了一點輾轉漂泊的意思。與“逢”字所傳達的偶然相遇的意思結合在一起,讓讀者想起遠方游子行蹤的不定與音訊的渺茫。

  詩的后半首以一個問句開頭,直接表達了相思的迫切之情。 “春花復應晚”,“春花”指的是白蘋,因首句已點明女主人公正在采蘋,故女主人公將手中之物作比喻,信手拈來,毫無斧鑿痕跡,顯示出巧妙的`構思。其中的“復”字提示其丈夫已多年未歸,側面反襯出女主人公的焦灼神態。這里也隱喻紅顏消損,美人遲暮,在歲月無情的消磨中寫出了相思憔悴之意。前面的問句,只因為有這一個句子接住,便具有了觸動讀者的力量。

  結尾兩句說“不道新知樂,只言行路遠”,實際上說的是“行路遠”!靶新愤h”因而見出相思的渺茫與深長!安坏佬轮獦贰敝皇窃O想之辭,不可坐實。只因相思無望,便有了無端的猜想,而正是從虛設之辭中,寫出了哀怨帳惘的相思之情。

  從表面的意思上看,“故人何不返”一句下面,應接以詩的最后兩句,這兩句是對“故人何不返”的直接回答。詩卻避免了直接的回應,而以“春華復應晚”一句接住,使詩意平添了曲折之意,也與開頭寫采蘋有照應之妙。

  這首詩寫女子相思之情,辭意婉轉,又與比興相結合,更顯得含蓄而富于風情。詩借樂府舊題寫閨怨,頗有江南民歌清新流麗的特點。

  《江南曲》作者介紹

  柳惲,字文暢,生于宋泰始元年(465年),卒于梁天監十六年(517年)。祖籍河東解州(今山西運城),南朝梁著名詩人、音樂家、棋手。梁天監元年(502午)蕭衍建立梁朝,柳惲為侍中,與仆射,著名史學家沈約等共同定新律。以后在朝中,歷任散騎常侍、左民尚書,持節、都督、仁武將軍、平越中郎將、廣州(今廣東廣州)刺史。又“征為秘書監、領左軍將軍”。曾兩次出任吳興(今浙江吳興縣)太守,“為政清靜,人吏懷之。梁天監十六年 (517年)卒,享年53歲。贈侍中,中護軍。

【柳惲《江南曲》譯文及鑒賞】相關文章:

1.《江南曲》譯文及鑒賞

2.《江南曲》于鵠古詩鑒賞

3.江南曲的唐詩鑒賞

4.《江南曲》的唐詩鑒賞

5.江南曲李益詩鑒賞

6.《常棣》譯文及鑒賞

7.《傷仲永》原文譯文鑒賞

8.《常武》譯文及鑒賞

股票各种线详解图